罗洁小巴

[空军组]不要轻易作承诺

大逃猜第一篇,现代AU,大概是求婚第三弹,这次换柯来求婚

大家品一品19岁的法


===============

01
十九岁的实习社工法瑞尔刚下班,就接到了隔壁家太太的电话。
“喂?法瑞尔吗?”柯林斯太太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抱歉,“今天我和我先生的工作出了一点问题,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可以请你帮忙照顾一下小柯林斯吗?”
“啊……好的好的,没问题。”
“那真是麻烦你了!十分感谢!”
法瑞尔扬扬眉毛挂掉了电话。你才不觉得抱歉呢,他想。隔壁家两口子成天忙于工作不见人影,而他家六岁的小柯林斯不知为何不喜欢他们请回来的所有的保姆,却只对法瑞尔亲近。没有办法他便只能时不时地代为照顾。这样的事情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次了,幸好他即将是一名正式社工了,这样的事情并不觉得太麻烦。

法瑞尔开着他的二手老爷车来到小柯林斯的幼儿园门口,他们刚放学,没多久他就看到了小小的柯林斯背着书包走出大门。他按了一下喇叭,柯林斯抬头认出了了他的车,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
“法里尔哥哥!今天又是你来接我啊!”
“是呀,你的爸爸妈妈今天要加班,没有时间。今天柯林斯在学校乖不乖?”
“柯林斯最乖了!我有好好吃饭和睡午觉,老师还夸了我呢!”
法瑞尔笑了,把他抱起来放在后座的儿童座椅上,揉揉他的一头金灿灿的头发,说:“就知道柯林斯最乖,走吧,我们回家。”

法瑞尔在柯林斯家门口停好车,在门前的地毯下面摸出钥匙打开门,抱着他进了屋,看着他坐下了开始玩玩具,才安心地围上围裙进厨房做晚饭。吃完晚饭洗了碗,法瑞尔又帮柯林斯洗好澡,然后抱着他坐在沙发上看了几集动画片。眼看着过了十点柯林斯眼皮开始打架,法瑞尔关掉电视抱着他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法里尔哥哥。”本该睡觉的柯林斯抓住了法瑞尔的衣角。
“嗯?小柯林斯乖,该睡觉了。”
“法里尔哥哥,你不来陪我一起睡觉吗?我好想你的。”
法瑞尔失笑:“我们就一个礼拜没见面啊。”他脱掉鞋子爬上柯林斯的小床,侧过去用身体环住他,在他额头落下一个轻轻的吻:“我在这里,快睡吧。”
小孩子入睡很快,没多久柯林斯就睡熟了。法瑞尔见他父母还没回来,只好继续在这里呆着,坐在柯林斯房中的小沙发上看起了书。没看多久法瑞尔也睡着了,醒来时他听到了柯林斯父母回来的声音,满脸疲惫的柯林斯夫妇给他道了谢,他便回了自己家。


02

“什么案子?”法瑞尔一边进门一边问旁边一个社工。
“父母出车祸了,还躺在医院监护室,家里有个小孩子,对我们的工作不太配合……法瑞尔,这个你比较擅长,帮帮忙吧。”
法瑞尔点点头,推开最里面的房门走了进去,椅子上的小小柯林斯抱着一只小熊抬起头来。
“法里尔哥哥……”他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完全干,耷拉的眼角更加下垂了,显得格外可怜。

“没事,这是我邻居家小孩,和我比较熟。我先带他回家了,他父母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法瑞尔一手抱着柯林斯,柯林斯刚刚已经哭累了,现在伏在他肩头睡得正香。
法瑞尔把柯林斯安放在自己车后座的儿童座椅上。自从帮忙照顾柯林斯后他的车上就常年放着儿童座椅。他叹了一口气,十九岁车上就有儿童座椅,估计形象都毁了,这辈子怕是找不到女朋友了。

柯林斯回家的时候醒了,法瑞尔像往常一样照料了他晚饭和洗澡,又带他上床睡觉。柯林斯躺在床上睁着圆溜溜的蓝眼睛看着法瑞尔。
“怎么了柯林斯,睡不着吗?要法里尔哥哥讲故事?”法瑞尔自觉脱了鞋爬上柯林斯的小床让他靠着,手在他身上轻轻打着拍子。
“爸爸妈妈呢?他们说我爸爸妈妈回不来了是真的吗?”
法瑞尔心里暗暗想这是哪个乌鸦嘴乱说话,摸摸柯林斯的头发说:“爸爸妈妈最近要出一段时间比较长的差,这段时间他们拜托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柯林斯点点头,把头埋在法瑞尔怀里,熟悉的味道令他安心,于是没多久他就睡着了。法瑞尔一直被他靠着,怕吵醒他也一直没离开,在他旁边玩了会儿手机也睡着了。

半夜法瑞尔醒了。迷糊中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刚想下床自己去睡觉,突然发现周围的温度不对劲,柯林斯的脸颊红红的。他伸手在额头上探了一把,热得惊人。
柯林斯发烧了。

在法瑞尔给柯林斯穿衣服的时候他也醒了,但是发烧令他有点神志不清。
“爸爸,妈妈……”柯林斯嘴里嘟嘟囔囔地叫着,小脸蛋烧得通红。
“法里尔哥哥……”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柯林斯乖,不要怕。”法瑞尔快速给他穿上最后一件衣服,套上鞋子,把他一手抱起匆忙出了门。

法瑞尔抱着柯林斯跑进急诊大楼的时候柯林斯半清醒了,伏在他肩头瓮声瓮气地问:“法里尔哥哥,我们去哪里呀?”
“去医院,你发烧了,需要打针。”法瑞尔这句话没过脑子就说了出来,一会儿他就后悔了。
“我不要打针!我不要打针!呜呜呜!”柯林斯立马哭闹了起来,在他怀里拼命挣扎。法瑞尔后悔不迭,小孩子都怕打针自己刚刚怎么能这么说呢,真是睡糊涂了。但是来不及了,他冲了进去把柯林斯按在医生面前的椅子上。
幸好医生对于这种情况见得多了,看了两眼问了问情况就开了药准备打针。柯林斯地裤子被扒下了一半,露出白嫩嫩的半个屁股蛋子,但是他拼命哭闹着,小手小脚乱划。医生举着针筒对着法瑞尔耸耸肩,表示同情。小孩子真是太难带了,法瑞尔擦擦额头的汗。
“柯林斯乖,打一针很快就好了,就一下,很快就好了。哥哥明天还要上班,很快打完我们回去睡觉好不好?”他抱住柯林斯的头搂在自己胸前抚摸着,柯林斯的哭泣渐渐平息了下来,医生见状赶紧趁机一针扎了下去,柯林斯嗷地叫了一下,又开始哭,但终究不再闹腾了。

回家后法瑞尔把柯林斯安顿下又回了自己家拿了铺盖准备在柯林斯旁边打地铺。等他回去发现柯林斯还没有睡,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忙活。
“怎么了柯林斯,屁股还疼吗?”
柯林斯委屈地点点头,眨了眨眼,开口说道:“法里尔哥哥,我和你结婚好不好?”
法瑞尔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六岁的小男孩求婚了,手里的东西差点全部扔出去。他哭笑不得地说:“柯林斯你还小,结婚是长大以后的事情,等你长大会遇到真正想结婚的人的。”
柯林斯头摇得像拨浪鼓:“我在幼儿园里玩过结婚游戏,老师说结婚要和喜欢的人一起。我不想和他们任何一个人结婚,我喜欢法里尔哥哥,只想和哥哥结婚。”
法瑞尔不知道怎么和小孩子讲这个道理,只好说:“结婚要到长大才行哦,等小柯林斯长大了再说吧。”
“那法里尔哥哥一定要等我长大哦。”柯林斯认真地说道。
“好吧我答应你,快睡觉吧,柯林斯乖。”
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柯林斯才放心地闭上了眼睛呼呼大睡去了。

第二天同事打电话了来告诉法瑞尔柯林斯的父母醒了,没什么大碍,过几天可以出院了。他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几天柯林斯的父母出院了,他们向法瑞尔道了谢,这次的事件总算过去了。

然后后遗症还在。柯林斯总是对外宣称他和法瑞尔订婚了。虽然这是小孩子的话大家没人当真,但是法瑞尔觉得他更加找不到女朋友了。



评论(8)
热度(31)

没有文笔,只会写PWP。瞎jb写,大家随缘看。

© 罗洁小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