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洁小巴

[空军组]Take my hand,别让我离开(大佬x探员au,abo)05

01  02  03  04

------------------------

撒土,填坑,开车了

配张奶孩子的奶柯,为什么叫他奶柯呢,你看他和娃一样白




05

柯林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西斜的太阳透过窗户将一点阳光洒在屋子里。他睁开眼睛,感到了温暖。湿透的衣服被脱掉了,但是被子紧紧地包裹着他的身体,将他裹成了一个桶。身上没有被侵犯的痕迹,只是额头和肩膀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他坐起身,回想了一下,他依稀记得自己在卫生间发情了,然后……然后怎么了来着?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法瑞尔正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抽烟,烟雾袅袅上升,屋里柔和的光线撒在他的身上,突然显得他的侧面好像一座雕塑,柯林斯的心里突然莫名狂跳了一下。时隔八年,他对自己的吸引力丝毫未减,就像一个行走的人形荷尔蒙。


柯林斯坐起身,法瑞尔才意识到他醒了,慌忙灭掉手上的烟头,道:“抱歉,不知道你会这时候醒来。”

柯林斯下床给自己找了身衣服套上,法瑞尔的眼神一直跟着他,突然尴尬地咳嗽了一下。等他穿好,法瑞尔给他递过来一杯果汁和涂上了果酱的面包,说:“饿了吧,饿了先吃点。刚刚的事情……我很抱歉。”

柯林斯端着杯子突然坐直了。

“对不起,为今天所有的事情,让你受了伤我很抱歉。我已经了解了情况,对方以前和我有些恩怨,今天是偶然发现我在此做出的举动,不想累及到了你,Tom没事,他很安全。还有……刚刚是我不对,无视了你的意愿。但是以后不要做这样极端的事情,不要伤到自己。”他指了指自己额头,柯林斯的那里正贴着一块胶布。


柯林斯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想起了刚刚的事情。最近他总是莫名烦躁,心烦意乱,想来是因为信息素紊乱的缘故。刚刚遇袭让他的心情糟透了,在突然发情的时候他怎么也不想让法瑞尔知道,而法瑞尔的突然闯入与后来的行为勾起了他记忆里最不堪回首的一幕。他倒不是在抵抗法瑞尔,而是在与自己的本能做着抗争,慌乱情急之下无法思考太多,便一头撞上了镜子。

他一时间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法瑞尔。没关系,不怪你?当然就怪他。好的知道了你滚蛋吧?好像又太凶了点。发情中的Alpha往往会被荷尔蒙烧坏脑子失去理智,而法瑞尔并没有对昏过去的自己做什么,反而给他清理包扎了伤口,他颇为意外。


真实的法瑞尔似乎与自己认知中的那个有那么点不一样。


法瑞尔又说话了:“刚刚我思考了很多,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你说得对,我不该这么贸然介入你的生活,我总是给你带来厄运。我从来没有问过你的感受,我……”他揉了揉鼻子:“我不会再这样纠缠着你了,如果你不愿接受我的话。但是我还是希望Tom能够知道他父亲是谁……”法瑞尔内心苦笑了一下,柯林斯宁可去死也不愿接受自己,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拒绝更明白了?


“等等!”柯林斯越听越不对劲,忍不住叫了出来,“你说什么?”

“你不想看见我的话,我会尽量不出现在你的身边,但是我想尽一点做父亲的责任,你不是说可以的吗?”


法瑞尔这个家伙怎么总是这样自说自话!就这样突然一脚踹开了他紧闭的大门,把内里搅得一团糟,现在又想自说自话,挥挥衣袖打算潇洒地离开了。柯林斯很生气,又莫名烦躁了起来,颈侧的腺体在突突跳动,若有若无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他不知道,发情期的荷尔蒙不是这么容易消退的,长期地使用抑制剂早已让他的分泌变得不正常,一旦发作,反扑的信息素便如同翻江倒海般气势汹汹,侵蚀了他的脑子,直接影响到了他的想法。


这就算分手了,那么打个分手炮总可以吧?

他点点头,对法瑞尔说等等,打通了保姆的电话,对她道歉,说自己临时有事要出门,请她今天回来上班,去接Tom放学并照顾他几天,安排好了一切。

“好了,你在这儿有住所的吧,在哪里?”他掐掉电话,对法瑞尔说。


>车<

 

AO3存档,上面翻了就看这里



评论(6)
热度(26)

没有文笔,只会写PWP。瞎jb写,大家随缘看。

© 罗洁小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