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洁小巴

[空军组]Take my hand,别让我离开(大佬x探员au,abo)03

01
02
这篇写起来特别顺,倒是《不要说话》迟迟写不出来,可能因为有话直说正面面对解决才是我的性格,死闹别扭憋在心里不说不太符合我的风格吧

没有带娃经验,带娃日常真的不会写,只能一笔带过。

我很喜欢码头这个场景啊,大概是《平常心》里这样。似曾相识吗?曾经有个饲养员在这里放生过一条人鱼呢(不是)



关于时间的问题,入狱七年,审判加找柯一年,分离八年,娃七岁。

==============

第二天柯林斯出门送Tom上学,毫不意外地又看见了法瑞尔和他的红色凯迪拉克。柯林斯翻了翻白眼,觉得自己这个休假大概要被他毁了。但后来他还是上了车。毕竟自己平时很累,有免费的司机不用白不用,再说七年没让他履行过父亲的责任,只不过开车送送上学,凭什么要拒绝。并且在儿子面前吵架也不好,柯林斯这样安慰自己。

Tom倒是和法瑞尔自来熟了,很自然地打招呼,表面和和睦睦送儿子上学的场景倒是令柯林斯有种他们确实是一家三口的错觉,但他心里知道他和法瑞尔不是一路人,永远走不到一起去。


送完Tom回去的路上柯林斯闭上了眼睛,法瑞尔开得不快,微风吹在他脸上让他觉得很舒服,不知不觉他有点睡着了,等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法瑞尔并没有开车回他家,而是静静地停在一个码头边,等他醒来。

柯林斯走下车,法瑞尔便也跟着下去了。工作日的上午并没有多少人在这里走动,偶尔有的行人也是行色匆匆,并不看他们。

法瑞尔随着柯林斯的脚步慢慢走向岸边,柯林斯目视着前方,看着平缓的水面,想着那下面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的暗谲的波涛汹涌。

一时间他们都没有说话,柯林斯略略思忖,才开口道:“法瑞尔,放弃吧。”

说完这句他看向他,法瑞尔没有任何回答,只是默默地还看着面前的那片水,似乎没有听到柯林斯在说什么。柯林斯只好继续说下去:“不要再戏耍我了,法瑞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现在突然要来做这样的事,你并不爱我。如果你以为你爱我,那么你曾经爱的那个柯林斯是假的,是我所假扮的。当年我对你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是为了更接近你,是演出来的,我也没有爱过你,这一点我很抱歉,我想我也已经为我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你看看现在的我,不再年轻,没有玲珑有致的身材,不是可以风情万种随你出入各种场合的貌美Omega,没有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的庞大势力,我只有Tom,你现在来追求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如果你想要回你的东西,想要你的血脉,我可以承认你们的关系,告诉Tom你是他的父亲,只要你不把他从我身边夺走,其他的条件我们都可以商量。”

柯林斯说完了,静静地等待着法瑞尔的回答,过了一会儿,只听法瑞尔简短地回答了一句:“不。”

“你……”柯林斯简直想骂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没想到这家伙根本油盐不进。

“你是爱我的。”法瑞尔用很笃定的语气接着说了这么一句。柯林斯意外地看向他。

“你是爱我的,”法瑞尔重复道,“不管你承不承认,否则你为什么要把Tom生下来?你大可以打掉他,你的人生明明可以过得更好。”

柯林斯被问得哑口无言。他当年确实有选择可以流掉孩子,可是每当他把手放在自己小腹上,就隐隐能够感觉到那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小生命,他会忍不住幻想他是男是女,有着他们俩人中谁的发色,谁的脸庞。于是他选择了留下孩子,无论未来有着怎样的艰难险阻。

法瑞尔见他不答,接着说:“我是爱你的,这一点我用了七年才看清。我见过了各种各样的Omega,甚至Beta,没有人能够让我感觉到可以爱上他,而你是个例外。”

“我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否则……你知道我是怎么对待背叛我的人吗?我从前的男孩女孩里不乏这样的人,从来没有需要我亲自动手的。”

“我真的很生气,唯一想去爱的人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我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让我忘了你,可是没有。”

“我是来要回我的东西的,但不是Tom,是你。我很高兴你留下了Tom,给了他一个来到世上的机会,那么现在,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柯林斯呆呆地看着法瑞尔,头痛地想着这次麻烦比他想象中还大,一时愣住了。


就在这时,法瑞尔耳朵一动,敏锐地听到了似乎是手枪上膛的声音,他果断扑倒柯林斯,几颗子弹射中了他们旁边的金属桶,发出一连串当当当的声音。法瑞尔暗叫不好,抽出手枪对着子弹的来源射击了几下,趁对方在躲闪中弯着腰搂着柯林斯躲着可能再次出现的子弹急步走向他们的车,把柯林斯塞了进去随后自己也坐了进去。他扔给柯林斯一把枪,随后一脚油门踩到底冲了出去。一辆车跟上了他们,随后的子弹射中了车后窗,窗玻璃被打得粉碎,柯林斯探出头向后开了几枪,击碎了对方的前挡玻璃,但对方依旧穷追不舍。法瑞尔想着没有开辆防弹车出来真是失策,但幸好这辆车的起步加速特别快,没多久后面那辆车就打不到他们了,他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很快周围的街区冲出了几辆车。法瑞尔知道他们能处理好,便加大油门疾驰而去了。


回到柯林斯的公寓,他们都狼狈不堪,衣服上都是灰,柯林斯的头发乱得像鸡窝,法瑞尔的胳膊被子弹擦伤了,血流不止。柯林斯掏出家里的急救箱,用酒精棉球给他消了毒。柯林斯下手有点重,法瑞尔疼得一咧嘴。等柯林斯又给他上了药包扎好,他说了句谢谢,想伸手给柯林斯擦一擦脸上的土,结果猝不及防,鼻梁上挨了一拳头。

鼻子大概破了,法瑞尔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在顺着鼻腔流出来。他抬头惊异地看着柯林斯,后者气得扑哧扑哧喘着气,眼眶都红了,大声说道:“都怪你!为什么你要回来搅乱我的人生!”

法瑞尔站起身,刚想朝他走近一步就又被推了一把,直接跌坐在沙发上。柯林斯继续大声控诉道:“八年前,你就毁过一次我的人生!这就罢了,现在你还不肯放过我!你说,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你要我怎么放心把Tom交给你!你能给我们什么样的生活!”

柯林斯的眼眶越来越红,似乎有泪珠在其中打转,最后他哽住了,拿着急救箱转身进了卫生间。


柯林斯对着镜子拉开领口,他的肩上也擦伤了一块,但他不想在法瑞尔面前示弱,于是打算自己悄悄在卫生间处理。他洗了把脸,给自己上了药,包扎好伤口后他才慢慢沿着墙壁坐倒,抑制不住地哭了。他以为自己心中早就是一潭死水,不会再起波澜,但法瑞尔不由分说强硬地闯了进来,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而更要命的是他说得对,他爱法瑞尔,第一眼就沦陷的岂止他一个。

柯林斯哭了很久,奇怪的是法瑞尔一直没有动静,没有闯进来,仿佛外面根本没有人。柯林斯想他可能回去了,挣扎着想爬起来,突然一阵头晕目眩,又不由自主地倒了回去。他定了一会儿慢慢扶着墙壁站起,看了看镜子,发现自己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可疑的潮红,才察觉出不妙。

他发烧了,而且不是普通的发烧。他的激素分泌不正常,自己已结合的Alpha的出现使得抑制剂失效了,刚刚码头上的剧烈活动与受伤也加速了这个异常的发生,他的腿开始发软,味道逐渐溢满了整个屋子。

他发情了。


==========

本来以为这章能开车,结果前面一个劈叉写多了,先这样


评论(1)
热度(56)

没有文笔,只会写PWP。瞎jb写,大家随缘看。

© 罗洁小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