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洁小巴

[空军组]The Distance To Sea 03完结(AU,饲养员/人鱼)

01

02

本子就剩最后两本瑕疵本啦,所以我把全文放出来了,祝高考的小朋友一切顺利!

童话系列第三弹,这次的法哥和奶柯也在抢小美人鱼女主剧本,这次奶柯没有魔法外挂,法哥赢了,恭喜他!

==============

09

这次的车居然没翻,难道cao人不行,cao鱼可以?

 

一天,Farrier正在人鱼馆忙活,突然面前出现了一个人影,Farrier以为是走错的游客,赶忙提醒道:“不好意思,这里是游客止步的,游览请走那边。”

面前的人并没有走开,而是看着他笑了笑,说:“你是人鱼现在的饲养员?”

Farrier眯了眯眼睛,直觉眼前的人来者不善,回道:“我是,有什么事吗?”

这人点点头,说:“我是它以前的饲养员。”

Farrier突然明白了这人话语中隐含的意味,明白了对方莫名的敌意,同时有一种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不是Collins的第一个饲养员,他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但从未想过一个深层次的含义。这人来干什么?

但是Farrier没有在脸上露出任何表情,只是也点点头,说:“哦,请问有什么事吗?如果你想看看Collins,也该走游客通道。”

这人突然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说:“你上过它吗?”

Farrier脸色瞬间就变了:“你说什么?”

此人继续看着他,淫邪地笑着:“你上过它吗?我猜还没有。看来它还没有在你面前发过情?它发情的时候很美味的,你可以试试。它很想要自由,不会拒绝,甚至会引诱你,尝尝鲜就可以了,可别当真……哎?你喷我做什么?”

Farrier面无表情地握着水枪,说:“请你离开,我要冲洗地板了。”


Farrier并不知道,这个叫Chuck的男人当时对Collins起了歪心思,却被狠狠地拒绝和攻击了。而他现在来说这些也只是不甘心地想使个坏,让下一个人也尝一尝差点把他指头咬掉的小尖牙。


闭馆后Farrier远远地看着Collins,没有向往常一样凑上去来一个黏糊糊的吻。Collins正无聊地在水池里玩海星,头发和尾鳍安静地在水里铺开一大片,看见他兴奋地游过来,却感觉到Farrier的异样。他眨眨眼:“怎么了?”

Farrier摸摸他湿漉漉的头发,突然问:“Collins,你想要自由吗?”

“当然想了,我好想大海,还有我的朋友们,可是我回不去啊。而且,”他顿了顿,笑嘻嘻地看着Farrier说,“这里有你,有东西吃,回不去也没什么。”

Farrier突然笑了,他不应该轻易相信一个陌生人,而不相信自己的Collins。他又陷入了一个带着潮气的湿吻里。


10
“什么?不行!这……”

“什么不行,”Farrier面前的老板抬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我只是告知你一下,不是征求你同意的。Farrier,你只是一个饲养员。”

“对不起,我……我是说,Collins是海洋生物,能适应人鱼馆的环境已经不容易了,要装在箱子里长途跋涉去各地展览他会不适应……”

老板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你准备一下,一路都需要你跟着。如果巡回展览还救不了我的财政问题,我可能会把它卖给研究机构。一直都有很多机构联系我,开了很高的价格,我出于仁慈,没卖而已。”

“……”Farrier张张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知道说了也没有用。

老板示意他可以走了,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叫住了他:“Farrier,我还要多说一句。你是个很好的饲养员,但Collins究竟不是人类,‘它’是个动物,注意你的用词,不要陷得太深。”


Farrier失魂落魄地回到人鱼馆,他甚至不敢去面对Collins,不知该如何对他开口,只好躲进了宿舍。不想Collins敏锐地发现他回来了,游进来亲昵地蹭蹭他,说:“唉我好无聊,给我读会儿书听吧。”

Farrier五味杂陈地看着他,半晌才说:“Collins,你想回大海吗?我放你走好不好。”

Collins歪歪头:“怎么了?上次不是说过吗?我喜欢你,愿意和你在一起。”

Farrier说不出话来,只能抱住Collins,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在他身后颤抖着落下泪来,发出压抑的哭声。

可是如果我们不能再在一起了,怎么办?


11
“Collins?”Farrier轻轻溜进Collins所在的车厢,掀开罩着透明水箱的黑布,又揭开水箱盖子。

Collins金色的小脑袋立即探出了水面。这一路上他的精神一直很萎靡,一开始的时候还会晕车,将自己的水箱里吐得一塌糊涂。

他的脸上和身上还带着些许淤青,有新有旧。箱子太小了,一路颠簸的时候他总是会撞上去。这逼仄的环境也让他想起了刚被捕时的遭遇。那真是一段很糟糕的记忆,到达第一个目的地时他缩在Farrier怀里崩溃地哭了好久才下来。这也坚定了Farrier的决心,但他还需要寻找时机。

Collins瘦了,最近身上的鳞片都失去了光泽,甚至开始掉落。他还经常躲在角落一动不动,很多观众并不满意。

“怎么又伤了一块……”Farrier心疼地摸了摸Collins脸上一块新增的淤青,“还记得我说的吗?”

见Collins点点头,他又说:“今晚,车队会走到行程中离海洋最近的地点,到时候我会再来的,一切都按我说的做。”

Collins蓝盈盈的眼睛幽幽地盯着他。Farrier直觉他有话说,便问:“怎么了?”

“Belk……你怎么办?你和我一起走吧……”

“不……我不能这么走。”Farrier摸摸他的头发,柔声说道,“我没事的,听话,好吗?”

Collins没有再说话,只是又看了他一眼,潜到水下去了。


当晚深夜,Farrier趁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小心地把Collins抱了出去。Collins安静地靠在他的胸口,金色的头发在夜风中飞舞。

“Blek……”Farrier将Collins放入水中,他却扒着岸边不肯离去。

Collins的声音在夜色中微微发抖:“你和我一起走吧!你放跑我人类会不会杀了你?他们会不会把你做成生肉片?以前有人说我要是咬人就把我做成生鱼片……”他越说越急,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八成是那个叫Chuck的……Farrier哭笑不得,俯下身抚摸他金色的脑袋,柔声说道:“不会的……人类不会对人类做这样的事情。我不能跟你走,我必须要留下来面对,但是我不会有什么事,相信我,好吗?你是属于大海的,回去吧,不要再让人捉到了。”

仿佛意识到了什么,Collins开始哭个不停,肩膀不停地抖动。他伸手揽住Farrier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上去。泪水落到了Farrier的嘴里,他们的吻从未如此苦涩。

唇分的时候Collins忍不住呜咽了起来。Farrier恋恋不舍地放开他,说:“如果可以,忘记我吧。”说着他把胳膊伸了出去,“对了,咬我一口。”
Collins抬头恨恨地看了他一眼,突然露出尖牙,快速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Farrier胳膊上留下一排清晰的牙印,很快涌出血来。Collins甩甩尾巴,转身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很快,Farrier就看不见那个金色的身影了。


Farrier拖着流血的胳膊又在岸边怔怔地站了很久,意识到Collins确实是走了,才失魂落魄地回到车上,把水箱盖打翻,装作是Collins攻击了他又逃走的样子。

他的心中被掏了个大洞。办法是他想的,只是当Collins走后,他才意识到那该有多痛。


12

失去赚钱工具的老板毫无疑问地将Farrier告上了法庭。控方律师声称Farrier是故意放跑人鱼,而辩方律师坚持他只是失职,双方僵持不下。

“法官大人,我有一位证人可以证明他是故意的。”控方律师说。

Farrier有点奇怪,他确信当晚并没有人看见他们。然而当证人进来的时候,他眯起了眼睛。

那人走进证人席站定后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开口说:“法官大人,我叫Chuck,是人鱼的前任饲养员。我可以对圣经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曾经与被告有一面之缘,当时我告诉他我曾经是人鱼的前饲养员时,他的反应很不对劲。”

“可能大家不知道,人鱼性淫,他们会发情。而作为饲养员,势必要帮助他们度过发情期。这一点我不想说得太多,大家可以自行理解一下。我工作的时候对此不能适应,便辞职了。”

“但是当被告知道我是前饲养员的时候,对我十分不友好,且有攻击性。我想,他是被人鱼所迷恋了。众所周知,传说里人鱼是可以勾引人类让他们甘心被拖入大海……”

“反对!证人的话完全是猜测,毫无根据!”

“反对有效。”

然而观众席上开始骚动了起来,显然刚刚Chuck的话信息量太大,对人群产生了不小的冲击。

“肃静。”法官敲敲手头的锤子,有点头疼,想把手里的锤子敲在证人脑袋上。在法庭上讲传说?

“我有话想说。”一直沉默的Farrier突然开口。

“你可以说。”

“我确实爱上了Collins。”Farrier的第一句话就犹如在油锅里泼了一碗水,人群立马炸锅了,他的律师差点当场昏过去。

“肃静!肃静!”法官面无表情地继续敲锤子。这次他想敲被告的脑袋。
等人群稍微安静了下来,Farrier继续说:“但这与人鱼性淫没有关系,据我所知,他从来都没有引诱过任何人。”

“我爱他,是因为他的美丽,他的单纯,他身上有着人类的所有优秀特质。”

“上帝创造万物,人与人之间不应该有天生的尊卑,等级之分。物种之间同样不应该有。”

“没错,他不是人类,但是他会说话,会思考,会学习,拥有着和我们一样的情感。为什么只是因为他与我们的物种不同,我们就可以将他当作一个用来观赏、赚钱的物品,甚至可以为了一己私利,随随便便地剥夺他的生命,为何这一切都不需要考虑他的感受?”

“我现在说出这些,不是想为了自己求情,我愿意为我所做的一切负责。但是,我希望在以后遇到类似事情的时候,大家可以考虑一下我所说过的话。”

人群又开始沸腾了起来,不少人开始大声支持Farrier。

“肃静!肃静!”法官怀疑今天锤子要被他敲断。

“今日休庭。”


Farrier法庭上的即兴演说始料未及地引发了极大的反响,他的支持者自发上街游行,请求判他无罪。最终,他被轻判,六个月的社会服务。

宣判的时候Farrier松了一口气。他早已做好了坐上几年牢的准备,毕竟他根本没有钱拿来赔Collins昂高的身价,没想到一次冲动的坦白反而救了他,这或许还要感激Chuck。

他所不知道的是,有一条金色的身影,一直在近海里徘徊,从未离去。


Farrier的社会服务结束后他重新找了一份新的工作——一个海中小岛的守塔人。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份工作未免有些枯燥,但他却在潜意识里希望可以离大海更近一点,离人群远一点。

他的Collins应该已经在大海中自由自在了,他想。

日子这样不紧不慢地又过去了几个月。某天,Farrier在塔上似乎看到了一个金色的身影,他的心漏跳了一拍。尽管觉得不太可能,但他还是去海边看了看,只有无言的海浪在不知疲倦地拍打着岸边。

Farrier站立了会儿,转身想走。这时,一个金色的脑袋突然露出了水面。

“好久不见。”看上去似乎又长大了一些的Collins说。


在他们相遇的第二年,Farrier在自己的小房子里挖了个沟渠,就和当年在海洋馆一样,直通海水,这样Collins可以直接游进来——虽然他也很喜欢把Collins从海边抱回来。这样Farrier有时从灯塔回来后会看见Collins坐在家里看着书等着他。

然后他们交换亲吻。

又这么过了一些日子,Collins已经可以习惯短时间离开海水,晚上便能陪着Farrier一起入睡。

属于他们的时间还有很长。

评论(5)
热度(23)

没有文笔,只会写PWP。瞎jb写,大家随缘看。

© 罗洁小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