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洁小巴

[空军组]Take my hand,别让我离开(大佬x探员au,abo)04

是不是都以为会开车?就不开🙈

01
02

03
——————————


失控的信息素很快就穿过门缝弥漫到客厅里。法瑞尔霍然抬起头,瞬间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个味道他八年前闻到过一次,从此刻骨铭心,时常在午夜梦回的时候萦绕在他左右,令他不能忘怀。

“柯林斯?”法瑞尔敲敲门,无人应答,他扭了扭门把手,发现门从里面锁上了。他凑在门上听了一会儿,有一些水流的声音,除此之外毫无声息。他地踹了一脚,门开了。浓烈的信息素劈头盖脸地向他扑了过来,使他的脑子嗡地炸了一下。他循着水声望去,才发现柯林斯在浴缸里蜷缩成了一团,一动不动。哗哗的水流声来自他上方的淋蓬头,水滴四溅,看上去却没有一丝热气。柯林斯对他的闯入毫无反应,法瑞尔赶紧伸手关掉水笼头,溅在身上的水滴使他一个激灵——是冷水。
“柯林斯,你在做什么?”法瑞尔将他拉起来,触手的皮肤温度冰凉,但很快就变得火热。
“不……不要……”柯林斯意识逐渐转醒,看见法瑞尔的瞬间开始挣扎,但他没什么力气,推不动法瑞尔,也站不稳,又要瘫倒。
法瑞尔勉力扶住柯林斯,狭小的空间使得Omega的信息素分外浓郁,他的太阳穴在突突跳动,喘息变得粗重,眼睛开始发红。他的信息素也被勾了出来,两种味道混杂在一起,使得屋里的气味变得更加不可言说。他硬了,脑子里的一切都渐渐被挤了出去,只剩一个念头:他想要,想要柯林斯,现在就想,想进入那个让他魂牵梦绕了八年的地方。

“柯林斯,”法瑞尔尽量控制着自己柔声说道,“你发情了,你需要我帮助,别挣扎,让我帮助你,好吗?”说话的同时他急不可耐地将手从柯林斯上衣下摆里伸了进去,在他光裸的后背抚摸,又将鼻子凑到他颈侧,尽力吸取着上面甜美的味道。他的下身硬得快要爆炸了。但这里不行,得把柯林斯弄到床上去。Alpha仅存的理智在告诉他。
“不……啊……不要!”被Alpha富有侵略性的气味刺激到了,柯林斯突然身体一个颤抖,开始挣扎,让法瑞尔几乎要控制不住他。
法瑞尔被他的挣扎弄得心头火起,下手突然重了起来,伸手就将他的裤子粗暴地扯开,在他柔软的屁股上揉捏,同时将自己的身体贴了上去,肌肤的接触使得他得到了一丝慰藉,但手上的动作更放肆了。
“不——”柯林斯尖叫起来,整个人剧烈地颤抖。但被荷尔蒙烧坏脑子的法瑞尔什么都感觉不到,他粗重地喘着气,掀起柯林斯的上衣在他的胸前亲吻啃咬。柯林斯突然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突然把法瑞尔手脚并用地推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不……不要再这样对我了……法瑞尔……”柯林斯哭泣着哀求,泪水糊了满脸,一步一步后退,直到后背抵上墙壁。但是法瑞尔听不到,他犹如一头狂暴的狮子,喘着粗气,向着眼前的猎物又扑了过去。柯林斯在他怀里猛地挣脱了出来,向着面前的镜子一头撞了过去。

头骨撞击镜子发出了巨大的破碎声,几秒钟后,这声响与血的腥气令法瑞尔惊醒了。他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柯林斯不再动弹了,头歪在一边躺在他手臂里,额角上破了个大洞,汩汩地流着鲜血。愣了几秒后法瑞尔手忙脚乱地把把扶住靠墙坐好,颤抖着将手按在颈侧的动脉上,跳动的触觉令他松了一口气,他拿过酒精棉球和纱布,想要给他包扎。流出的鲜血浸湿了一块又一块棉球。

——不,不要再这样对我了,法瑞尔。
他后知后觉地想起柯林斯刚刚最后说的话,心中万分后悔。自己刚才都做了些什么?想要来求原谅,可是又做了和当初一模一样的事情。
无视意愿地强迫他。

血终于止住了,法瑞尔给他包扎好,将人扶起,衣服拉好,想带他回卧室,意外发现他的肩部还贴着一块方形创可贴,外部已经被浇得湿透了,又洇出血迹来。他掀开敷贴,发现是一个新鲜的伤口,应该是今天的交战中弄伤的,又在刚刚的争斗中破裂了,幸好不太严重。
柯林斯连受伤都不想让自己知道。

他将昏过去的柯林斯抱到卧室,放在床上,给他裹好被子,想了想,自己也踢掉鞋子爬了上去,侧着身隔着被子将他搂在自己怀里。他把头埋在被子里,隔着被子就好像自己埋在柯林斯的肩胛骨中,发出一声犹如哀鸣般的叹息。
他还在后怕着,幸好柯林斯刚刚没有什么力气了,撞得不是很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而他居然如此强烈地憎恨着自己,以至于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自己又怎么会没想到呢,他从来都是那个倔强的柯林斯,生活从未将他改变。

下身还硬着,但是他已经什么都不想做了。虽然如此,他还是不敢放任自己与柯林斯亲密接触,怕自己再度失控。
自己真是个十足的混蛋,除了噩运又还能给他带来什么呢。

评论(7)
热度(59)

没有文笔,只会写PWP。瞎jb写,大家随缘看。

© 罗洁小巴 | Powered by LOFTER